“小區建築風格為徽派建築,純屬從設計美學角度考慮,並沒有額外增加建設成本。”7日,江西省撫州市房管局相關負責人就該市安置房“假窗門”回應稱,“今後在設計上更要考慮大眾的直觀審美感受,避免造成不必要的誤解。”(11月7日中新網)
  “假窗門”是“徽派風格”,此說一經拋出,迅速激蕩起輿論場的陣陣漣漪。從某門戶網站的跟帖內容來看,不少網友對此均持懷疑態度。個別網友,已經把撫州房產局“徽派風格”一說,列為了相關機構的神回覆。
  這從某種程度上,也凸顯出一些地方政府部門,所面臨的“回應困局”:回應與否,皆難逃輿論的審視與責難。因為,在越來越發達的輿論年代,民眾已經不再滿足於相關機構給一個答案,他們更加關心的是,答案的質量與嚴謹。以此而論,那種滿足於拋出一個結論,應付民眾的舊式思維,在時代的浪潮里,已難以站穩腳跟。
  從錶面上看,“假窗門”是不是“徽派風格”,是一道簡單的美學判斷。但其背後,卻可能隱含著當地房產部門的危機公關考量。畢竟,由“假窗門”而發酵的公共輿論質疑正日益蔓延。如何拿出一個靠譜的說法,如何讓民眾真正信服,在“反四風”越來越火熱的氛圍里,也愈發顯得緊要。檢視之下,似乎只有把建築問題完全歸類於美學,才是最佳的選擇。因為,就一般民眾的美學認知水平參差不齊,所謂“徽派風格”一說,普通人根本難以給予有力的思考與成熟的質疑。因而,不論“假窗門”是不是徽派風格,從客觀層面而言,這種泛美學化的討論,都有利於為當地房產部門解圍。
  “假窗門”當然有可能是“徽派風格”。但這樣的結論,已不適應由江西撫州房產局來說。畢竟,在“假窗門”事件中,當地相關部門可謂利益攸關方,11月7日的回應中,撫州市房產官員也坦言“該項目由其下屬單位承建”,以此而論,撫州房產局又怎適宜做出徽派風格的鑒定?自己主管,又自己籌建的工程,面對民眾的質疑聲,匆匆拋出的徽派風格一說,既有應付之嫌,又難以取得民眾的信任。而即便徽派風格一說能夠成立,但該建築是否適合這種設計,似乎也仍值得考量與追問。
  圍繞“假窗門”事件,輿論場已人聲鼎沸。如何平息爭議,需要當地更高級別的相關部門拿出誠意,展開科學而嚴謹的調查。唯有來自建築學權威方面的科學認定,與獨立於涉事方的嚴謹調查,才能讓已經滿腹疑問的民眾,平息心中的懷疑。而這樣的應對之策,或許也為公權力避免陷入“回應困局”提供了某種路徑借鑒。畢竟,民眾並非不講理,對待官方回應的審視與責難,也僅是一種民智的自覺。以“假窗門”事件而言,倘若當地政府,處置得當,不僅會輕鬆破解所謂的“回應困局”,亦會因此而從輿論場中收穫厚重的社會公信力。
  文/楊興東  (原標題:從“徽派風格”看權力的“回應困局”)
創作者介紹

木工裝潢

sr76srvmo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